德尚博不畏惧翼脚长草 美国公开赛用一号木猛抡

德尚博不畏惧翼脚长草 美国公开赛用一号木猛抡
北京时间9月17日,这个星期,翼脚值得一看的竞赛可能包括德尚博的二头肌对美国高尔夫协会的长草。  高尔夫的疯狂科学家表示当受新冠疫情推迟的美国公开赛星期四最终在纽约马马罗内克(Mamaroneck)开打的时候,他会多次使用一号木。尽管7477码,标准杆70杆的场地球道狭窄,长草的惩罚性很高,德尚博却坚持说他在发球台上不会采取安全打法。  “前往那里的时候我会尽可能打很远,”他说,“肯定有些球洞,我会看情况缓攻,可是绝大多数时候我要尽可能猛攻。”  德尚博星期三刚满27岁,在决定增加40磅肌肉的时候成为了一名距离非常远的球员,因为那帮助他的开球速度超过了200英里/小时。这样一个策略见到了效果。他在开球距离上领先巡回赛,平均距离为322.1码。旅行者锦标赛第二轮,他在10号洞的开球甚至达到了422码,那是全年美巡赛第六远的开球。  可是经历了一个威猛夏季——包括在大满贯中取得唯一前十:美国PGA锦标赛并列第四——德尚博却在季后赛中滑落。  然而这是美国公开赛。  “我们的美国公开赛基因是强调开球的精确性。” 美国高尔夫协会锦标赛高级常务理事约翰-鲍登哈默(John Bodenhamer)说,“我想这一强调是关键要点,驱使球员开球上球道,然后在球道上进攻这些卓越的果岭,并且保持在球洞下方。”  约翰-鲍登哈默表示美国高尔夫协会将“让翼脚成为翼脚”,换句话说,他们不会做别的事情加大球场的难度。在美浓,他们收窄了球道,而且把长草搞得超级浓密。在辛纳科克山(Shinnecock Hills),他们在果岭正在一点点酥脆的时候,将旗杆插在了艰难的位置上。  可是在翼脚,狗腿洞,深沙坑,以及复杂的果岭,已经足以成为挑战,再加上球道两侧的草正在长到5英寸,这些足以成为不小的考验。  “要点并不在长草怎样,关键是将你的球放上球道,”约翰-鲍登哈默说,“你偏离得越多,你面对的处罚越大。”  德尚博要挑战这一点。  “甚至我将球打入长草,我仍旧感觉自己能在这里抓到小鸟,”他说。  卫冕冠军加里-伍德兰德表示这座球场对于他本人以及德尚博这样的球员而言是“巨大优势”,因为他们可以在长草中使用挖起杆脱困。可是那些必须要用7号铁的选手,却很难在浓密的长草中制造很快的速度,将球打上果岭。  “我觉得长打者不会因为长草而受到处罚,”加里-伍德兰德说,“可我想任何时候你能将球放上球道都拥有巨大优势。”  麦克罗伊2011年赢过这场赛事,同样认为长打者拥有巨大优势,不过前提是他们能打直。  “当代的高尔夫就是这样的:你击球越远,你的优势越大,”他说,“可是我觉得开球上球道重要过打350码进长草。”  (小风)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